您所在的位置:广安在线 > 美食 > 内容
寻味莫斯科
【发稿时间:2018-3-8】 【稿件来源:新华社】
  

  莫斯科美食的精髓,如同俄罗斯的疆域,可以称之为“广阔”:林中兽、水中鱼、山中蜂蜜、蘑菇和浆果莫不能下肚。

  这座俄罗斯首都当然有最传统的菜肴:暖乎乎的红菜汤、喷香的杂拌汤、金黄的布林饼、透亮的鱼子酱、腌渍的酸黄瓜、玫瑰色的火腿、蘸着黄芥末的肉冻、元宝似的饺子……

  与健硕的俄罗斯人一样,传统俄式食物没有丝毫造作。寒冷天气里,“花拳绣腿”不可取,热量高才是王道。

  初到莫斯科,隆冬季节,走在市中心阿尔巴特街上,忽然落下大雪,索性走进一家俄式快餐店,点一碗红菜汤、一碗糙米饭、再来个大列巴,齐活!

  窗外大雪纷飞,屋内小火在锅底平静地燃烧。陶瓷罐里牛肉翻滚,红菜和洋葱慢慢散开,土豆渐渐绵软。用长勺舀出一碗,加点淡奶油下肚,一股暖意深入骨髓,再冷都不怕。

  天气好的时候,在城区闲逛。特维尔大街寸土寸金,法式餐厅透着骄矜。坐在欧式穹顶建筑内,胸前围着漂得雪白的餐巾,手持沉甸甸的镀银刀叉,慢条斯理地切割喷香的炸猪排或烤小牛肉,小口品着开胃杜松子酒或伏特加,耳边飘着古典音乐……

  街边食肆贩卖简约又美味的意大利简餐。传统意大利面和比萨是最普通吃食,味道却总是那么让人信赖。

  最中心城区“小环”以外,油亮发光的中亚手抓饭、香气飘过几条街的土耳其烤肉多了起来,是对中亚人乡愁的最好慰藉。

  出乎意料,日本料理在莫斯科出奇火爆。日式连锁餐厅开遍大街小巷,但为食客铺紫菜、卷寿司的不是日本厨师,而是手艺娴熟的中亚小哥。

  这几年,泰餐、越南菜和印度菜增多。俄罗斯人尤爱冬阴功汤,酸酸辣辣,无比开胃。

  在莫斯科,“一道菜主义”怕是没有市场。来到临街咖啡厅,来一张铺满鱼籽的比萨。美味!可似乎不够。在菜单上翻找,从十多种寿司中选一份三文鱼裹着奶渣的寿司。最后点一杯浆果姜茶,肚皮满满。

  旧时餐馆寥寥,如果不是婚礼或重要节日,平常人家几乎不下馆子,边吃边聊的“饭局”更是奢侈。直到如今,俄罗斯人“上餐厅吃饭”依旧是一件隆重、体面事。女人梳妆打扮,男人尽量风度翩翩。姿容既好,神情亦佳。

  事实上,北境之地民风淳朴,完全没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讲究,唯有喝酒必须“浩荡”。冬季寒冷,还有什么能比伏特加酒液入喉更能让人痛快?(任军)

编辑:侯懿航 【返回首页】【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