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广安在线 > 四川 > 内容
省防指解读③:主汛期22条调度令,为何超一半下达给这三条江河?
【发稿时间:2018-7-11】 【稿件来源:川报观察】
  

  至7月11日20时,本轮强降雨中,四川省防指累计下达了12条调度指令,全部下达给岷江、涪江、嘉陵江三条江河。而主汛期至今,则下达了22条。

  换言之,本轮强降雨还未结束,下达的调度令数量已经超过了主汛期迄今的一半。

  面对这一组数据,四川省防指相关负责人连呼,“不容易”。

  调度令的背后,意味着什么?11日晚,川报观察记者独家专访四川省防指相关负责人。

  这是江河流量的“调速器”

  更准确的说,调度令是下达给岷江、涪江、嘉陵江沿线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的。主要内容只有两个:提前下泄,腾出库容;减少下泄,削峰滞洪。

  “等于这个是我们的‘调速器’,调节三条主要江河(岷江、涪江和嘉陵江)下泄流量大小。”四川省防指相关负责人说。

  效果几何?

  统计显示,自8日以来,位于嘉陵江上游的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在本次强降雨过程中,已经先后迎战两次洪峰,至11日18时30分,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先后滞洪6.5亿立方米。位于其上游、同属嘉陵江流域的宝珠寺水电站先后滞洪2.5亿立方米。位于涪江上的武都水库,先后滞洪1亿立方米左右。

  “光这三座水利工程,滞洪量就相当于8.5座大型水库的库容。”前述负责人举例,为了保住涪江铁路大桥,11日中午前后,四川省防指调度武都水库削峰滞洪,减少洪峰流量4300立方米/秒,两个小时后,铁路桥附近水位下降两米左右。而从10日晚开始,亭子口水利枢纽和宝珠寺水电站先后配合,成功将嘉陵江洪峰减少了12700立方米/秒,为下游迎战洪峰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背后是防汛“主战场”

  “主要是雨水情太严峻太复杂。”四川省防指相关负责人介绍,主汛期开始的11天的22个调度令已经是近年来的新高,也是此前五年主汛期数量的总和。平均算下来,每天要下达两个调度令。

  调度令为何如此多?又为何集中在涪江、岷江和嘉陵江流域?

  看雨情,至11日上午,全省累计降雨量超过200毫米的有29县302站,超过300毫米的有14县105站,超过400毫米的4县5站,最大为绵阳北川县桂溪乡站523.4毫米。

  “更主要的是,这些降雨区都集中在涪江、嘉陵江和岷江上游区域,还与‘6.26’、‘7.2’两次降雨过程的主雨区高度重合。”前述负责人说。

  看水情,当前,岷江、嘉陵江和涪江三条江河均出现洪峰。其中,四川省水文局预测:11日20时,亭子口水库入库洪峰流量将超过25000立方米/秒,超过80年一遇。而11日9时前后,涪江干流出现1949年以后最大洪峰,为超50年一遇。与此同时,岷江阿坝州文川段也出现近年来最大洪峰。而本轮强降雨期间,18条出现超警戒超保证水位的河流多数也位于前述三条江河流域。

  依靠的是江河“总闸门”

  “我们的调度令,全是下给水库电站的。”四川省防指相关负责人说,有洪灾,不代表就能调度,“你得有工程才行。”

  这些工程,就是分布在嘉陵江、涪江和岷江中上游的水利枢纽工程。也是本轮强降雨中,四川和汛情斗法的“法宝”。

  四川省水利厅建设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从本世纪初开始,四川在嘉陵江、涪江和岷江中上游先后修建了一大批骨干型水利枢纽工程。

  例如,在本次嘉陵江削峰滞洪中立下大功的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在2014年才全面竣工。涪江上游的“总闸门”武都水库,2010年底才下闸蓄水。唯一“上了年纪”的,便是宝珠寺电站,正式竣工于1998年。

  不过,这些骨干水利枢纽工程在调度中,不仅要考虑四川实际,还要着眼于更高层面。

  “我们四川是长江上游的主要集水区,骨干工程的调度,还要服从长江防总、国家防总的安排。”省防指相关负责人举例,以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为例,工程的防洪库容中,有1亿立方米的调度权归属于长江防总,“没有他们的批复同意,我们是不能使用的。因为他们要综合考虑的是更大的全局。”

  “四川光水利系统管理的水库就有8148座,所以我们在调度水利枢纽工程方面很有经验。”前述负责人说,根据预测,11日晚亭子口水利枢纽的入库洪峰流量将达到25000立方米/秒,但沿线群众不必惊慌,“我们有经验,工程有库容,还着眼于全局调度。”

编辑:侯懿航 【返回首页】【打印

  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广安日报或广安在线”及天下广安移动客户端、广安日报微信微博等所属新媒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广安日报传媒集团(广安日报社)所有或独家授权发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广安日报/广安在线/天下广安”,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