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广安在线 > 科技 > 内容
“亚洲水塔”失衡,世界屋脊正在变暖变湿(1)
【发稿时间:2018-9-10】 【稿件来源:科技日报】
  

  “过去60年来,我们经历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气候变暖,青藏高原作为世界第三极,是全球气候变化最敏感地区之一,其升温率超过全球同期平均升温率的两倍。”5日,在西藏拉萨举办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首期成果报告会上,科考队总队长、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姚檀栋院士说。

  去年,第二次青藏科考正式启动。有别于“地理大发现”式的第一次青藏科考,这次,扎根青藏高原的科学家们聚焦“变化”,围绕青藏高原地球系统变化及其影响这一关键科学问题,揭示机理,同时为优化青藏高原生态安全屏障体系提出科学方案。

  “上世纪70年代,我学生时期第一次上青藏高原,感觉比现在干燥,植被也没有这么绿。”姚檀栋说,简单、通俗地讲,青藏高原正在变暖变湿。

  “亚洲水塔”失衡,水患风险加剧

  冰川可以储水,高大山体可以拦截水汽,而冰川、冻土、积雪、湖泊、陆地生态系统又可以调节河川径流,因此,青藏高原被称为“亚洲水塔”。

  “通过遥感和实测资料发现,1976年以来,藏东南冰川退缩幅度平均达到每年40米,有的甚至超过60米。”中科院青藏所研究员徐柏青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冰川退缩,相应的是湖泊扩张、河流径流量增加。徐柏青说,青藏高原中部的色林错、纳木错等6个湖泊在1999年以后明显加速扩张。色林错更是于2010年以2349平方公里的面积超过纳木错,成为西藏最大的湖泊。

  目前,青藏高原冰川、冻土融化对其湖泊每年增加水量的贡献达26%左右。“而根据我们对纳木错水量变化的定量分析,这一贡献率高达52.9%。”徐柏青说。

  “亚洲水塔”正朝着失衡失稳的方向发展。姚檀栋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总体来看,青藏高原东部、南部季风区水储量减少,北部、西部西风带水储量增加。同时,“水塔”固液结构失衡,液态水体储量的增加导致“水塔”结构失稳。

  “近期水资源增加,我们感觉到青藏高原的生态好了。但据预测,本世纪中叶冰川对河流径流的补给将达到最大值然后减少,所以长远看,未来水资源短缺的潜在风险在加剧。”徐柏青说,相应的灾害风险也随之而来,例如冰湖溃决、洪水、泥石流等。

编辑:侯懿航 【返回首页】【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