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广安在线 > 四川 > 内容
2018全球无人机大会第一热词:挑战!
【发稿时间:2018-9-11】 【稿件来源:四川日报】
  

  9月10日,2018全球无人机大会在成都启幕,来自全球的无人机领域相关专家学者和企业代表齐聚大会。对于无人机,他们最关心什么?记者发现,“挑战”成为会场的第一热词。

  挑战是什么?

  “无人航空器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但同时也面临很多挑战。”作为大会首位致辞嘉宾,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柳芳率先抛出“挑战”一词。在她看来,无人机在社会生产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元,已从传统的航测、绘图、探矿等领域,发展到农业监控、应急救援、执法监控、物流运输等更多全新应用。“新技术和新应用的崛起,带来了更多的新产品和新服务。但日益增长的无人机数量和需求,却给传统的航空监管带来挑战,也给地面上的人们带来一些风险。”

  国家空管委办公室副主任蔡军则用“四个矛盾”加以概括:数量多与安全风险加大、发展快与法规标准滞后、使用活与空域资源紧张、信息化程度高与核心技术突破难等共性矛盾尚未得到根本解决。

  台下,参会嘉宾也纷纷表示,无人航空器快速发展对航空管理法规制定、空管保障,特别是安全管控提出了一系列挑战。

  “相比技术层面的壁垒,安全风险的挑战更大。”中国民用航空局空中交通管理局空管部部长张兴皓说,安全管控面临的挑战首先是无人机驾驶系统内部的技术安全性问题,如遥控链路是否安全?是否会被劫持?其次是无人机和有人机之间的融合管理。“如遇突发情况,有人机我们可以通过和飞行员联系,下达改变航线等指令,但无人机怎么办?一旦控制链路失效,无人机还能否具备探测和避让的能力,在无人遥控的情况下返回?”

  如何应对挑战?

  中国民用航空局副局长王志清直言,在无人机管控上,全球目前都面临着“两难”。“如果管控过严,将会扼杀整个蓬勃发展的产业;如果失之过宽,则将带来黑飞、非法干扰等一系列问题,甚至可能会引发危及公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家安全的恶性事件。”

  在柳芳看来,这也是此次大会的意义所在:“国际民航组织更多关注功能性的技术融合,而对于安全管控、市民隐私保护等,则需要从国家层面去考虑。”

  王志清介绍,面对新挑战,中国作为无人机生产和使用大国,正在采取行业管理+社会管理的模式,对无人机实施全面的管理,通过加强地方政府、军队与行业管理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形成促进无人机持续健康发展的合力。“民航局正在积极构建完整的无人机管理体系。”技术防范方面,收集公布了170余个民用机场的障碍物控制保护范围数据,积极支持企业通过设置电子围栏等技术手段,不断提升应对无人机干扰的能力。制度管控方面,“松紧适度”是关键词,目前,全国已在无人机准入、运营等方面出台了11个规范性文件。此外,我国正在建立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系统,同时积极开展无人驾驶航空器操控人员的培训和证照管理。截至目前,全国注册无人机数量达24万架以上,经过严格培训后的持照人员已达4万多人。

  张兴皓介绍,我国将会在深圳建立一套无人机管理系统。所有的无人驾驶航空器可在系统上注册,实时申请航线,实时飞行。

  更多的挑战还在未来。“未来,跨地区的航空物流货运可能由无人机来承担,但这样的场景,会面临很多技术和政策上的壁垒。如何破解?还需要更多力量更长时间的探讨和摸索。”张兴皓说。

  挑战下的四川机会

  当行业面临挑战,参会嘉宾们却表示,四川有着独特的机会空间。

  一方面,从产业基础上看,四川无人机产业基础雄厚。近年来。四川依托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先进材料等优势产业,推动无人机领域企业发展,目前全省涉及无人机领域的企业总数达200家以上,产品80余个,在工业级无人机特别是中高端无人机研发制造方面具有全国独特优势,已形成完整的无人机产业链。另一方面,从大环境上看,由于国内通用航空发展普遍滞后于欧美国家,在制定规则方面的掣肘较少。

  作为无人机的生产制造大省和消费应用大省,四川已积极开展行动。去年12月,四川获批全国首个低空空域协同管理试点;今年6月,四川省低空空域协同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正式揭牌,标志着试点迈出实质性一步。

  在蔡军看来,低空空域管理改革为无人机飞行提供了良好的空域环境,无人机为低空空域管理改革也注入了新鲜的动力,“应该说两者是相得益彰,互为促进。”

  “目前在我国,空域管理通常是军航和民航两家作为管理主体。四川试点的特色是地方政府参与到管理中来,以产业链作为核心,把产业发展和运行管理统一协调起来。”中国民用航空局空管办空管处处长李宁说,此前,中央军委空中交通管制委员会办公室组织起草了《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从政策导向来看,关键是要处理好产业发展和安全保障的关系。“四川的试点是非常好的探索。”

  李宁建议,四川应首先把通航服务做好,理顺管理关系,搭建框架,让政府职能得到充分发挥;第二步做强低空服务的产品,比如航图、气象服务等;第三步再深入研究无人机等通航新模式,将管理进一步细化。(本报记者 朱雪黎 寇敏芳

编辑:熊雪华 【返回首页】【打印

  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广安日报或广安在线”及天下广安移动客户端、广安日报微信微博等所属新媒体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广安日报传媒集团(广安日报社)所有或独家授权发表,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广安日报/广安在线/天下广安”,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